爱抚小说网免费提供tangdai的小说沉鱼落雁未删节最新章节
爱抚小说网
爱抚小说网 穿越小说 都市小说 科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历史小说 乡村小说 灵异小说 短篇文学 总裁小说 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校园小说 架空小说 网游小说 重生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同人小说 耽美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绣衣云鬓 娇艳人生 沉鱼落雁 狂风暴雨 茹母含新 风流记事 艳福不浅 岁月人生 极品流氓 朝夕承欢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爱抚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沉鱼落雁  作者:tangdai 书号:12366  时间:2017/4/15  字数:4560 
上一章   第二十四回双红秀独撑门户共事郎争春着雨    下一章 ( → )
诗曰:

  人间自有真情在,二美再遏俏夫来。

  各自愉得回报,同领云雨到亭台。

  却道先是凌波小姐最爱之金香儿,后成了兰玉小丫鬟。两人自那贼盗攻人朱家之后,半夜黑灯瞎火,四下人皆睡静,金香亦在梦中。谁知喊杀声四起,火光天,朱府人哭马嘶,四散奔逃,金香朦胧中爬起来逃出去,却见一队盗贼,凶神恶煞冲将进来,好个聪明之金香,立即躲入旁边一个空瓮中,纵然火光烧了朱府,却未烧着藏在瓮中金香。天明,爬将出来,平里金碧辉煌,偌大一个朱府却化为一堆瓦砾,不见一个熟悉人影儿。

  金香思想:“回到凌波小姐处,已不可能,不如落他乡,遇见公子岂不更好!”主意打定,收了个小包袱,出门而去。

  一轧行至一山下,地势险要,人烟十分稀少,天色又将黑,金香不着急起来:“这等地方,万一有歹人出没,那可如何是好?”不由放开脚步,忽听背后有人抢过来,金香吓得脚发软,但还是顾全性命要紧,撒腿就跑。那黑影兀是穷迫不舍,金香正愁无人可叫,无属可去时候,忽见竹林中有一庄园,甚为古朴,遂不由奔了进去,那黑影见园中男人甚多,也不造次,只得悻悻而去。

  且说金香进了庄园一见,上悬一个“铁府”大字,又见一女子风姿绰约,正立于院里,训导仆役。不由上前施礼道“小女子因后面歹人相追,误入宝地,还望主人收纳。斗胆一问,这里可是铁冠玉铁公子府?”

  那女子闻言不由一掠,道“正是铁府,小姐被歹人相追,幸无事吧!到了我府,我们自是礼待,不要疑心。”说罢带金香洗了,用完膳,两人各自仰佩对方,不由自我介绍道:“奴家名金香。”“吾名红叶,铁冠玉之。”

  两人一见如故,气味相投,金香把怎样出外寻夫冠玉之事一一告之红叶,红叶亦把公子出走,公子兄长被捕,嫂子外出之后独自一人领起庄中一应大小事务相谈。

  又道:“姐姐,你孤身一人,又是年轻貌美,不如呆在铁府,总有一,公子发达了,自会回府上看望咱们。”金香一听,红叶此话甚是有理,人海茫茫,何处寻人?犹如大海捞针,即使就在对面,可也会因双方不曾照面,而错失良机,不若呆在铁府,一来吃穿不用愁,二来在此等待甚有把握,当即应允,就在铁府住了下来。

  且说冠玉在朝中领了奖赐,夫人中只有金香与红叶未曾在身边,思念颇深。忽一看到厅堂上有“光宗耀主”之横幅,不由一想道:“离家已有数年,兄长与嫂子也是离家数年,不知家中怎样?不若且先回去看着,一来可寻红叶、金香,二来上上祖坟,以奠老父。”

  冠玉第二天即携家眷,奔铁府而来。行至府前,但见府院并未如想像之中那般荒芜无人烟,反而是家仆众多,犬马牛,比比皆是。冠玉不由惊道:“难道是别人买了我铁家不成?”

  正在沉思不进之时,府前仆役中有一人眼正,已认出正是几年前之公子冠玉,不由飞奔过来跪道:“老爷在上,奴才给你跪礼啦!老爷这几年在外,可把奴才想惨了,夫人在家亦十分想念老爷。”

  仆役中自有人飞报红叶,红叶、金香正在后园赏诗,忽听有人报这喜事,兀自不信,乃相互扶了出来,到得府门。只见公子冠玉高头大马,披红挂绿,兵丁整齐,衙役护卫,知是公子已高官厚禄,回家省亲了,这一景像可把二人看得呆怔了。

  冠玉亦见内里走出两位佳人,定睛二看,原来正是红叶和金香,不觉竟是喜从天降,仿佛置身梦中,耳边响起红叶和金香娇声:“公子,你可把妾身想惨了。”才醒了过来,自是滚鞍下马,带众夫人见了面。金香见了凌波,兰玉,自是一番别后亲情,十分融洽。

  入夜,该红叶和金香侍候冠玉了,三人进得房来,今恰逢重逢大喜,俱备欢喜,亦有那云雨之

  冠玉和金香、红叶各自除光衣裳,二美人玉肤早,肢飞,俱都仰卧,只等冠玉来干。冠玉心大发,纵身扑上,解卸衣服,物,傲然腹巡了一周,方令金香立竖金莲,尽玉户,觑准花口发力就刺。

  那肥油油之牝户,早已含准了紫光光之大物,冠玉搂住双腿近千余度,红叶在一旁手扪双,伊呀哼,美畅难,云狂雨骤,观赏二人云雨,兴早发,手指也撞入了牝户儿,唧唧有声,兴连连,急争先。

  冠玉一头猛干金香花房儿,一头令红叶俯身耸。红叶得令,急忙摆正,金香正在紧要兴头,哪肯放了冠王,双手紧勾冠玉颈儿,一阵猛倒丢,四肢如疲。

  冠玉了,扶正物,换至红叶肥之后,照准溶溶耸身便入。

  红叶渐入佳境,竟自娇啼,津津水花间,酥骨畅美不能言语,前后动,帮衬冠玉刺。冠玉纵似虎跃豹跳,自首初至,一口气又拽了七百余下。

  红叶云鬓蓬松,花雨沥,牝中极,遂柳款摆,狠摩力,冠玉深贯牝户,折死花心,研磨死钻,又逾一刻。红叶口吐声,叫连连,,红叶森然,昏倒于

  冠玉息,又看金香,见其双膝曲跪,头颈后仰,双手倒支于,早把个紧窄窄之妙物儿裂开一道红鲜鲜,白儿,香诞滴,冠玉喉干舌燥,磨突至,才牝户,物已被牝物入,笃实无间。冠玉身大,唧唧啧啧,水声不绝,手抚其双,闷哼如牛,金香呜咽不止,凑如剑,乒乒乓乓一阵大,金香花心难过,肢颤身摇,口冷而丢,傍枕而进。

  冠玉干得兴起,久战不头肿涨,火焚身。再觅红叶,却不见人影,冠玉甚怒,再冲花营锦阵,急燥之间,帷,只见红叶藏身在内,一足踏栏,开花房,一手细扰其,一手叩其花瓣,咻咻而动,丽水溢溢,汩汩其来,沿腿而下。

  冠玉若铜铃,奔至红叶身前,扶住香肩,未及扶那物,早被红叶用下身牝户儿一迫“唧”的一声,尽全无,直抵花心。大片刻,得红叶双颊晕红,目不能开,气吁吁,凑不歇,霎时间又一千余度,红叶无力承受,玉腕难举,冠玉勾住,令其复扶一腿,斜刺里,一阵大抢大刺,得红叶声高喝,难以招架,牝津,汪汪难断,酥紧贴,腻脸相挨,冠玉大动,红叶亦大摇,恍若梦寐,冠玉又力斗,红叶媚态百出,声陡高,牝户锁缩,丢了,手足酸麻,忽跌于中。

  冠玉正,了然空空,无处杀火,又见金香牝户紧紧浅浅,遂用手去探那金香之温暖情花房。金香先前经了冠玉大情无比,甚觉得酥软难当,那冠玉却偏行那倒坐莲花手段,苦求一番,方才饶了。支令其高枕肥,张牝形。

  红叶殷勤,携凤枕而至,复卷锦被而来,见公子要金香,遂拔被褥,拱扒于金香身下,且充枕。冠玉一见桥搭起,心中大悦,扶住长抢直紧而入,金香牝中水已渐枯断,涩而难行犹处子一般,冠玉得趣,耸身大,急急拽虎虎生风。

  见金香不由叫道:“心肝亲夫,你那物磨得我花心,似飞出了儿,把你物儿借借,妾里好。”

  冠玉口中亦道:“我的亲亲,夫之大物举世无双,今待你享用过,方才快。”

  金香亦应道:“亲亲物儿,你大力进,里好像火烧一般,啊,我的水儿出来了。”

  金香兴又至,颠颠摇摆,极尽之手段。冠玉受用,久战不休,可怜红叶,背承金香,已是沉重,更兼二人情弦双抚,涓涓,水及腹,若蚁在爬,牝中早已溢,又挖及不至,遂扭摆钻拱,万般难安之状。

  冠玉见了,挥手去助牝户口儿,肥腻腻手紧紧滞扣。红叶火更旺,呜咽有声,帮助二人各自爽快。

  又了近一个时辰,冠玉亦不能,红叶,金香见了,不赞叹道:“夫君,你这宝物,足够妾身们一世事用了,你这宝物硬是美,只觉得入了户儿里,便坚硬似铁,发烫似火,捣得妾身花心皆碎。”

  冠玉对两位娇娘叹道:“你们有幸见了我这宝物儿,今个后,咱们夫同眠,岂不妙哉,我之宝物,要把你们儿,全都捣烂!”

  红叶,金香俱拍打冠玉:“夫君好没正经,妾身花瓣你任意儿摘便是了,花心儿你却要捣碎,看你后,怎样守取花?”

  冠玉道歉道:“二位娘子,不要生气,为夫只是吓吓你们,那儿可是可伸可缩之宝物,岂能轻易捣碎,真个能,我还舍不得呢!”

  三人调笑毕,不觉情又高。

  红叶捧起金香身相,又奔到冠玉背后,推冠玉前凑,二人合力。

  冠玉大悦,身下物有力,牝户口自然套了半个时辰,语,飘于屋外,惊飞檐下燕。冠玉又大展雄才,金直透,金香口含舌儿,牝口蚌合,红叶钻拱欣然,金香张口呼啦呀呀,乒乒乓乓一阵大

  红叶牝户儿内又发水了,她一手按住不住跳之核儿,岂知那东西一抚,竟然越硬,竟成了一小孩物儿,冠玉由于下未停,俯过身来,张口衔住了那柱儿,不住,红叶户内丽水重生,已于外。

  红叶心底极,不觉失声叫道:“公子,奴家那儿最是,你大力咬则罢。”

  冠玉亦道:“娘子放心,小生不但要唤了那核儿,更要把手放进,以擦花零丛径,妙否?”

  红叶户中早已不止,恨不得立刻让冠玉物进来,只是金香和户口正在上下套冠玉物,不得相争。便道:“夫君,快把指儿放进去,为奴杀可矣。”

  冠玉听了指挥,哪得不从,把三手指并着一团,一齐放进花户里,四处摇动,红叶舒服得刮刮跳。

  再说金香丢了几回,早已瘫软,冠玉从她牝中拔出鲍物,兀自长,又见红叶那妙物儿如小孩张开,大喜,扶住物就入,达于深处,红叶四肢绕,娇声连连,如丝玉琼浆汩汩而下,美快非常,左抱右拥。

  冠玉金愈硬,气勇非常,顶捣之声响一片。红叶爽快,情油然,随之猛拔,冠玉送有序,见红叶娇羞柔媚,不神思飞扬,兴发如狂,耸身大

  红叶兴动,适兴动情,酥麻阵阵,牝中暗锁,十分紧狭。

  冠玉急推红叶双腿于肩上,且推且送,大,琼室,金再振,一口气千余回,不头隐隐做痛,不知红叶牝中用了何等手段,遂闭口导气,令倒回。

  红叶却扳冠玉颈儿道:“夫君,妾之应战能力首屈一指,妙户儿要把你物咬断。”

  冠玉一听不由豪情万丈,道:“娘子让你见识手段则个。”下身用力一物暴涨数寸,茎上青筋直弹,一颗鸡蛋大小之头,凡是涨了一半。

  红叶见状大惊,连声求饶,冠玉不与理会,一身儿,物分开玉瓣,冲撞而入,又大力干了几百度,方才头昂扬,一阵抖,迸出。

  恰逢红叶佳境亦至,花心着,冷汗淋身,二人方才云收雨散,再叫声金香,一并与了帕儿,揩抹干净,勾头颈,情意绵绵。

  花营锦帐连会,此番刚歇彼再兴;若得夜夜捣复擂,十年未酒时时醉。

  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wWw.iFuXS.CoM
上一章   沉鱼落雁   下一章 ( → )
梦中的女孩采花贼鱼水谐超级名模时尚女记者浪蝶偷香情慾碧血剑冰山美人的耻烈女奇冤女警小晶
爱抚小说网为您免费提供tangdai的小说沉鱼落雁未删节最新章节第二十四回双红秀独撑门户共事郎争春着雨,沉鱼落雁完整版在线阅读下载,页面无弹窗,喜欢就与你的朋友分享吧,爱抚小说网是沉鱼落雁免费阅读首选之站,沉鱼落雁无广告精心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