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抚小说网免费提供花间浪子的小说彩虹剑未删节最新章节
爱抚小说网
爱抚小说网 穿越小说 都市小说 科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历史小说 乡村小说 灵异小说 短篇文学 总裁小说 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校园小说 架空小说 网游小说 重生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同人小说 耽美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绣衣云鬓 娇艳人生 沉鱼落雁 狂风暴雨 茹母含新 风流记事 艳福不浅 岁月人生 极品流氓 朝夕承欢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爱抚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彩虹剑  作者:花间浪子 书号:12374  时间:2017/4/15  字数:22187 
上一章   第五章 初露锋芒    下一章 ( → )
人家还要回房去敷药,范子云自然不好阻拦,等她走后,关上房门,就熄灯上。这回他躺到上,只觉枕上香泽微闻,闭上眼皮,方才那一幕幕动人心魄的情景,历历如在眼前。方才是强自抑制着心猿意马,为她起针治伤,倒也不觉什么。此时这一回想,顿觉面红耳赤,血脉愤张,心神漾,哪想睡得着觉?

  接着他又想起金吼姜子贞和九头鸟索寒心两人的对话,顿觉得今晚之事,似乎另有隐秘。尤其夏家堡总管,明明是翟开诚,怎么索寒心也会是夏家堡的总管?从索寒心森的面目,和侧侧的口气,分明不像是什么好人,难道夏伯伯会看不出来?

  金吼姜子贞好像是来救青云道长的,峨嵋派青云道长,好像是被囚在延月楼,夏伯伯为什么要囚青云道长呢?他意想愈觉得夏家堡,好像隐藏了许多秘密。他毫无江湖阅历,心中虽觉这夏家堡有些不对,但却想不出其中有什么不对?

  方才睡下来,本已三更多了,这一辗转反侧,不能入寐,很快就五更天了。但听远处传来一、二声鸣,眼看窗纸上也已经隐隐透上一点曙光。一个晚上都没睡着,这时刻天色已亮,就更不想睡了,索披衣而起,开了出房门,再从小旁门走出花圃,但觉晓风吹来,微带轻寒,使人精神为之一,他缓步走到紫藤花架下面,舒展了下双臂,伸着懒,又缓缓舒了口气。

  突听身后传来一个娇柔的声音说道:“公子这么早就起来了,怎不多睡一会呢?”

  范子云吃了一惊,急忙转过身去,只见紫玉花般的脸上,含着甜甜的笑容,俏生生站在面前,不觉微一怔神,忖道:“她一身轻功,可真不弱,到了自己身后,自己居然会一无所知。”

  他一早起来,心里就盼望能够早些看到紫玉,如今见到了她,却又有些腼腆,没有什么话好说。这是不是昨晚替她解开上衣,抚摸过她的肌肤,从内心产生了情愫呢?他眼中有了喜,俊脸无端一红,关切的道:“姑娘昨晚负了伤,该多休息一会才是。”

  紫玉姑娘剔透玲戏,冰雪聪明,自然可以想得到,他这么早就起来,分明一晚未睡,看到自己,眼中掩不住的喜,和脸上无端发热,这种种如何瞒得过她的眼睛?她粉脸上同时也飞起两朵红云,俯首笑道:“小婢习惯了黎明即起。”

  范子云低声问道:“姑娘已经康复了么?”

  紫玉道:“谢谢你,小婢已经好了,哦,小婢给公子去倒洗脸水。”她在心理上,也和范子云一样,一早就起来,就想早些看到范子云,见了面又羞怯怯的,借口替他打洗睑水,一阵风般逃进屋去。

  范子云望着她后形,心头有些飘,也随着进屋范子云盥洗完毕,紫玉伺候着刚吃过早点,只见一名身穿青布长衫的汉子走进院子,垂手在阶前停了下来。紫玉眼尖、看到青衣汉子,就急步到门口,招呼道:金管事,有什么事?”

  那青衣汉子垂手道:“紫玉姑娘,在下是奉堡王之命请范公子来的。”紫玉听得脸色微微一变。

  范子云急忙道:“堡王有什么事?”

  金管家:“小的也不知道,公子见了堡主不就知道了。”

  范子云道:“堡主现在哪里?”

  青衣汉子道:“堡主正在练武厅上。”

  范子云道:“好,我这就去。”

  青衣汉子道:“小的带路。”紫玉抬眼望望范子云,脸上隐有焦灼之

  从长廊穿行了一重院落,才进入第三进大厅西面的一座练武厅。这时场上正有二、三十名武土装束的汉子,拳风呼呼,身手十分俐落。边上站着一个五十出头,五短身材的老者,目光炯炯,注视着他们出拳发掌的姿势,此人自然是教头无疑。

  范子云跟着金管事绕过场子,朝厅上走去,自然无暇多看。练武厅,地方相当宽敞,此刻厅前走廊上,放着一把大椅,坐的正是堡主夏云峰。两边雁翅般放着八把椅,空无人坐,但在阶前,却站着四五个人,只要看他们装束,敢情都是教头身份了。

  范子云跟着金管事从迥廊前,绕到厅前,夏云峰立即含笑道:“贤侄,快过来。”

  范子云趋到他面前,恭敬的道:“小侄见过夏伯伯。”

  夏云峰伸手拉着范子云的手,要他在自己身边坐下,蔼然笑道:“贤侄你先坐下来,看他们练,这些是本堡的堡丁,有几个师傅在教他们。”他伸手指指站在场边的那个五短身材的老者,说道:“那位是任寿大师傅,白鹤门出身,他们练的是“白鹤拳”进退旋,都是摹仿白鹤姿态。”

  范子云注目看去,那二。三十名壮汉,果然双手倏开倏阖,转身迥旋,灵活无比。等到一套“白鹤拳”演练完毕,那任师傅朝堡主拱手一礼,回到阶上,他并未在椅子上坐下来,只是站在一旁,负手而立。接着但见一个年约四旬以上的瘦高汉子,走近阶前,朝堡主拱手道:“现在请堡主校阅刀法。”说完,转过身,走落场去。这时那二、三十个武士,已迅速的掣出了佩刀,抱静立,看到瘦高汉子下场,立即动作划一,举刀为礼。

  夏云峰回头朝范子云道:“这位是禇一飞禇师傅,是北派地趟门的高手,他教的“地趟刀”…”在他说话之时,禇师傅已经朝武士们打了一个手势,那自然是演练开始的号令了。

  武士们立即展开刀法“地趟刀”顾名思义,是专攻下路的刀法,因此他们演练之时,都是以骑马步和仆步居多,矮着身形,作进退迥旋势,刀法由缓慢,渐渐加快。起先还看得清他们递出的招式,到了后来,但见一团团雪亮的刀光,在地上滚来滚去,不见人影,只有二、三十团刀光,进退如一,动作熟练无比。

  范子云看得暗暗赞许,觉得一个堡丁,就有如此身手,可见不是一朝一夕之功。正在思忖之间,二、三十四刀光,候然尽敛,二、三十名武士在这一瞬之间,已经回到原来的位置上,一个个脸不红,气不,抱刀直立。那诸师傅转身朝上,抱了抱拳,夏云峰朝他颔首说了两个“好”字。

  诸师傅随即回到阶上,和任师傅等四五个人站到一起去。阶上雁翅般放着八张椅子,明明是为这几个教头设的,但他们没有一个人敢在夏堡主左右坐下来。夏云峰朝场中武士抬了抬手,武士们返刀入鞘,迅快的朝两边退开。

  夏云峰一手摸着飘黑须,回首含笑道:“贤侄,现在该你来了,你从小就跟老管家练武,现在让伯伯瞧瞧你练的如何?”

  范子云听说要他当着许多人面前演练,不觉脸上骤然一红,道:“小侄只是跟老管家练了几手庄稼把式,浅得很。”

  “哈哈。”夏云峰大笑一声道:“贤侄这话,是听老管家说的吧,你还不知道老管家是鹰爪门有数的高手,他教给你的决不会差到哪里去。来,贤侄不用害羞,在夏伯伯面前,练不好也不要紧,我就是要看看你的底子如何,夏伯伯才好传你武功。”他伸手一指站在旁边的四五个人,说道:“这几位师傅,都各有专,以后贤侄每天都会和他们见面,不妨跟他们多多请教。”

  任寿、禇一飞等人连连抱拳道:“堡主言重。”

  夏云峰道:“他是老夫世侄范子云,还要请诸位师傅多加指点。”范子云朝他们抱拳为礼。

  任寿等人连忙拱手道:“指点不敢。”

  范子云不得已,只好站起身走上场去,他连长衫都不,走到一丈来远,就在中间站定,朝夏云峰抱拳一礼,说道:“小侄练一套“游身擒拿手”请诸位师傅多多指教。”说完就拉开架式,双手五指半屈,把自己练了多年的一套鹰爪门“一百单八式游身擒拿手”缓缓演练起来。他紧记师傅的话,不可把跟师傅学的武功在人向前炫,因此这一套“游身擒拿手”他只使五成功力。

  要知跟师傅修习的乃县内家正宗内功,他虽然尽力隐藏,不敢炫,但一个人已有十成功力,只使五成功力,在一招一式之间,多少总会出招式虽尽,自然而然地使人看了有游刃有余之感。夏云峰看得不住的含笑点头。深力赞许,就是什寿等人,也看出他年事虽轻,功力已然十分老到。范子云练完了“一百单八式游身擒拿手”仍然神色自如,潇洒的站定。任寿、禇一飞等人,立即鼓掌起来,几位教头这一鼓掌,两旁的武士们也一起跟着纷纷鼓掌。

  范子云朝上面拱手一礼,说道:“小侄练的不好,夏伯伯不要见笑才好。”

  夏云峰一手捋须,含笑道:“贤侄这一套游身擒拿手,练的十分纯,可见你着实下过一番苦功,出手发劲,已深得鹰爪门的诀要,夏伯伯还要试你一试。”说到这里,回头朝任寿道:“任师傅,你挑两个武士下场,和范贤侄喂上几招试试。”

  任寿抱拳道:“属下遵命。”

  范子云听夏伯伯的口气,好像是要两个武士和自己较量,心下不由一急,忙道:“夏伯伯,小侄不成,小侄从没有和人动过手。”

  夏云峰蔼然笑道:“贤侄不用害怕,练武就是学以致用,夏伯伯是看你练的是这套擒拿手法,少说已有六成功力,所以任师傅找两个人给你喂招,看你是不是能够应用?贤侄只管放心,夏泊伯不会让你吃亏的。”

  任寿转过身,朝阶上叫道:“萧龙欣、杜龙生。”

  只见左首有人应着:“属下在。”同时走出两名武士,肃身立正。

  任寿道:“堡主要你二人给范公子喂上几招,双手点到为止,出手不可太重,知道么?”

  那两名武士一齐躬身道:“属下遵命。”

  夏云峰含笑道:“贤侄,这是喂招,并非正式动手,但他们都曾练过挨打的功夫,贤侄初次和人动手,毋须顾忌,只管出手,尽量施展好了。”

  范子云究竟是年轻好胜,先前听任寿吩咐两个武士,要他们点到为止,出手不可太重。夏伯伯却叫自己尽管施展,毋须顾忌,这明明是说这两个武士比自己强了。心中想着,不觉大是不服,一面朝上面应了声:“小侄省得。”

  那萧龙欣、杜龙生二人并肩走到范子云面前五尺来远,便自停住,一齐恭敬的抱拳一礼,说道:“范公子多多指教。”

  范子云举目看去,只见这两人都有二十五六岁年纪,不但长得一样高矮,身子也一样壮健,同样一张紫酱脸,双目炯炯有神,一望便知是整天都在练武场熬练武功,才会晒成这样的肤。当下急忙抱拳还礼道:“二位客气了,在下只练过几年浅功夫,要二位指点才好。”

  两人同说“不敢”左边的萧龙欣道:“小的奉命给公子唱招,公子请赐教吧。”

  范子云道:“在下从没和人动过手,还是二位先发招的好。”

  站在右边的杜龙生道:“这只怕不太好吧?”

  范子云道:“不要紧的,你们先发招,在下才能想到化解,如要在下先发招,在下就不知道该出哪一招才好。”他确实没和人动过手,说的全是实话。萧龙欣,杜龙生听得不由好笑。

  任寿也早已下了场,他是怕两个武士万一出手稍重,伤着了堡主的侄儿,他可担待不起,故而站到离范子云不远之处,此时眼看二人只说不练,这就接口道:“范公子既然不肯占先,你们就先发招好了。”

  萧龙欣、杜龙生应了声“是”萧龙欣便亮开招式,使的是一招“百鹤展翅”右手一展,五指上翘。朝范子云肩头拂来,他出手一招,不敢便得太快,但出手之际。依然有一股疯然疾风,随掌发出。范子云练的“游身擒拿手”“游身”二字,正是近身搏斗,近身拿敌,自然也包含着近身避敌的身法,他看到萧龙欣右手直拂肩头,立即侧身避过一尺。

  哪知他才侧身避开萧龙欣的手势,杜龙生也已亮开了架势,身形随着半旋,口中叫道:“公子小心了。”左手划起,遥出一掌,指风扫向范子云左肋,他出手当然也不敢太快。范子云左脚忽然朝前跨进,从杜龙生右侧闪过,杜龙生这一招正好擦身而过,落了个空。

  萧龙欣第一招被他避开,横拂右手,随着变招,身形一转,到了范子云身后,一式“白鹤抓蛇”五指半屈,抓向范子云后颈,他因第一招被范子云避开,是因自己发招太慢,所以这第二招出手,就快了许多。他招式才发,范子云好像背后长着眼睛,身子忽然转了过来,左手一招,虎口正好叉住萧龙欣的手背,往外推出。

  这时杜龙生因范子云从他右侧闪过,看他右手推出萧龙欣的一抓,右腕上抬,右肋自然的成了空门。这机会岂肯放过,左脚疾然斜欺,右肩下倾,使了一招“展翅探路”一掌朝范子云肋下拍来。他和萧龙欣心意相同,这一招用的不敢太猛,但也比前面一招,在速度上加快了不少。

  这动手过招,虽说出手缓慢,当然也不会缓慢到文质彬彬,慢条斯理,只是使的没有平时那么快而已。其实人还不是你来我往,连接着出手?范子云右手推出,也使的不快,但萧龙欣的招式用老,一个人不由自主被他推得打了一个转,连忙向旁跃开。范子云不慌不忙,右肘突然向下一沉,这一沉,手肘正好格在杜龙生拍来的手掌关节上。杜龙生只觉右腕骤然一麻,心头大惊,同时迅疾后跃。

  范子云在这一招之间,推出萧龙欣,格退杜龙生,直看得坐在阶上的夏云峰目中异采飞闪,拈须微笑,连连点头。要知这萧龙欣、杜龙生等三十六名武士,乃是夏家堡选出来正在接受严格训练的“天龙武士”他们每一个人,都有一身极好的武功,所以名字也用“龙”作排行。范子云居然能在两人中间,应付裕如,自然看得夏云峰大为高兴。

  萧龙欣、杜龙生二人在出手之间,虽然不敢太快、太重,但究是当着堡主之面,如若表现得太窝囊,岂非有失颜面,同时也可能丢掉“天龙武士”的头衔,被打了下去。两人此刻一个被推得打了一个转,急急向旁跃开,一个右腕看了一下,急急后跃,两人自然大不甘心,为了他们的前程,也就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希望小小的挫一挫范子云的锐气。

  因此,两人一退即进,身形一闪而至,已然回到了范子云的身边,各递一掌,朝范子云双肩抓落,这番出手,说得上奇快无比。任寿怕他们伤了范子云,看得脸色不微变,正待出手喝阻。这真是说时迟,那时快,范子云这回竟然不躲不闪,任由两人袭来,眼看就要沾到肩头衣衫,一个身子忽然转若陀螺,双手疾发,一下扣住了两人的腕脉。

  萧龙欣、杜龙生同时一惊,急待沉腕收招,已是不及,不约而同的沉喝一声,右足抬处“魁星踢斗”飞踢出去。范子云没待两人踢到,双手一抬,五指骤松,把两人身子飞摔出去一丈来远。这一下直看得任寿微微一怔,接着几个教头一齐鼓掌喝采,站在两旁的武士也纷纷鼓掌。

  萧龙欣、杜龙生身手也是不弱,飞摔出去的人,随势翻了一个筋斗,就站住了,两人脸上一红,抱拳道:“范公子高明,小的两人不是对手。”

  范子云连忙抱拳还礼,说道:“在下一时收不住势,多多得罪了。”任寿挥了挥手,两人立即敛身而退。

  夏云峰面有喜<彩虹剑> Www.IfUxS.CoM
上一章   彩虹剑   下一章 ( → )
圣女修道院娇艳人生风流邪龙巨轮蓝天航空公司沉鱼落雁梦中的女孩采花贼鱼水谐超级名模
爱抚小说网为您免费提供花间浪子的小说彩虹剑未删节最新章节第五章初露锋芒,彩虹剑完整版在线阅读下载,页面无弹窗,喜欢就与你的朋友分享吧,爱抚小说网是彩虹剑免费阅读首选之站,彩虹剑无广告精心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