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抚小说网免费提供花间浪子的小说彩虹剑未删节最新章节
爱抚小说网
爱抚小说网 穿越小说 都市小说 科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历史小说 乡村小说 灵异小说 短篇文学 总裁小说 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校园小说 架空小说 网游小说 重生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同人小说 耽美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绣衣云鬓 娇艳人生 沉鱼落雁 狂风暴雨 茹母含新 风流记事 艳福不浅 岁月人生 极品流氓 朝夕承欢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爱抚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彩虹剑  作者:花间浪子 书号:12374  时间:2017/4/15  字数:25585 
上一章   第十四章 隐情难明    下一章 ( → )
清早,晨曦初升。盛记镖局门口,就来了一个中年化子,左肩挂着布袋,大步朝门口踅近。坐在大门内侧板凳上的一名趟子手,大声道:“喂,朋友,咱们这里是镖局,你到别家去吧。”

  那中年化子笑了笑道:“在下知道你们是镖局。”

  趟子手道:“那就快些走开。”

  中年化子道:“在下就是到贵局来的。”

  趟子手依然硬硬的道:“你到咱们镖局里来作甚?”

  中年化子道:“找人。”趟子手还待再问。

  中年化子接口道:“麻烦你老哥进去通报一声,在下是丐帮金陵舵下连三元,奉连长老之命,来请在贵局作客的范少侠和万姑娘的。”

  趟子手这才慌忙站了起来,陪笑道:“原来是丐帮的连老哥,你怎不早说?”

  连三元笑道:“现在不是已经奉告了么?”

  趟子手道:“连老哥请稍候,在下这就进去。”

  连三元一拱手道:“有劳老哥了。”趟子手匆匆往里走去,连三元就在长板凳上坐了下来。不多一会,那趟子手引着范子云、万飞琼走了出来,连三元慌忙站起身。

  范子云抱抱拳道:“在下范子云,老哥就是连长老派来的了?”

  连三元拱手道:“在下连三元,连长老怕二位路径不,特地要在下前来接二位的。”

  万飞琼道:“是啊,昨天老哥哥只说在金陵分舵等我们,没说金陵分舵在哪里,我和范大哥今天一早,问了这里的总镖头,却没有人知道贵帮金陵分舵在哪里?连老哥不来,我们真还不知道要到哪里去找呢。”她一开口,就像百灵鸟似的,咭咭格格的说个没完。

  要知丐帮是武林中第一大帮,但各地分舵,并不对外公开,是以连盛振华也并不知道。何况武林中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各门各派,各有各的秘密,人家不公开的地方,你纵然知道,也不能对人说的。譬如盛记镖局,明明是华山派在金陵的联络处,和百川镖局是属于峨嵋派的一样,但大家只把它当作镖局,并没把它视作某一门派,情形正复相同。

  连三元含笑道:“连长老已在敝分舵恭候,二位那就请随在下去吧。”

  范子云道:“连老哥请。”连三元也不客气,出了盛记镖局,就走在前面领路。

  路上,范子云问道:“连老哥和连长老是本家吧?”

  连三元道:“连长老是在下族兄,在下自幼父母双亡,还是连长老带出道来的。”

  范子云道:“原来如此。”

  万飞琼问道:“连老哥的一身武功,也是跟连长老学的了?”

  连三元道:“连长老也指点过,但敝帮弟子的武功,另有传功长老教的。”

  万飞琼道:“这么说,贵帮弟子,学的武功都是一样的了?”

  连三元道:“当弟子的时候,学的是一样的,到了后来,各人的际遇不同,也就因人而异了。”

  三人边说边走,脚下却丝毫不停,不大工夫,已经奔到一处山脚下,连三元领着两人,转入一条小径,脚下突然加快,一路奔行。范子云、万飞琼跟在他身后,也自加快脚步。转过一重山脚,连三元朝一片松林间穿林而入,这是一条不大宽的碎石路,走了一箭来遥,已可看到山麓间有一座红墙的庙宇,奔到近前,原来是一座山神庙。

  庙前石阶上,坐着几个衣衫褴褛的乞丐,也没看来人一眼,自顾自低着头正在向捉虱,万飞琼看得不连头皮都了起来。连三元领着两人,走入山神庙,你别看山神庙没有庙祝,连神龛都已破损不堪,但却打扫得干干净净。

  三人穿过前殿,到得后进,连三元忽然放轻脚步,领着他们从左首迥廊走去。范子云鼻子闻到一股浓重的煎药气味,敢情他们丐帮中正有人生了重病。只要看连三元轻脚轻手的神情,生怕惊动了什么人似的,这生病的人,身份一定很高了。

  他们从左首迥廊,折入另一个小院落,这里是东首的三间厢房,几乎连门扇都已不全。连三元走到左首一间门前,才脚下一停,躬身道:“启禀连长老,范…”

  他还没说完,只听里面传出连三省的声音,呵呵笑道:“三元,你把小兄弟、小妹子请来了么?快请、快请。”随着话声,人已从门口了出来。

  范子云急忙叫了声:“老哥哥,这地方真是不太好找,要不是这位连老哥来接我们,连问都问不到呢。”

  连三省笑道:“咱们丐帮,是穷叫化子,虽有分舵之名,却没有一定的地方,分舵舵主落脚在哪里,哪里就是分舵,你现在明白了吧?来、来,大家里面坐。”范子云、万飞琼双双跨进房门。

  这间屋中只有一张矮几,就别无家具,但连三省却在矮几边上品字形的三面,每个坐位处,叠放了两三只麻袋,当作矮凳,让两人围几而坐。万飞琼是个最爱干净的人,方才看了庙前几个乞丐向捉虱,心里就觉得怪怪的,但老哥哥是个好人,她不得不坐下来。

  连三省看她有些迟疑的模样,他是老江湖,怎会看不出?望着她,笑了笑道:“小妹子,你只管请坐,老哥哥为了招待你们两个,这麻袋还是新的,现在可以放心了吧?”

  万飞琼经他一说,不粉脸微微一红,一扭,往麻袋上坐下,才笑着道:“老哥哥,你怎么看出来了?我方才看到贵帮的人,在庙门口捉虱,心里确实有些害怕…”

  连三省呵呵笑道:“小妹子,你这就太小觑富贵虫,这是咱们富贵帮的法宝,你都不知道?”

  万飞琼奇道:“虱子还是法宝?”

  “一点没错。”连三省道:“丐帮弟子,身上必须培养富贵虫,藉以练他的目力和指力,每天必须勤捉,而且演的是捉放曹,捉了再放,放了再捉,这是他们坐下来,没事时练功的一课。”

  万飞琼道:“还有呢?”

  “自然有。”连三省续道:“等到年纪渐大,职位渐高,功力练到了某一境界,随手抓上一只富贵虫,用指力弹出,可以当作米粒打,如果敌人众多,干脆就从贴身掏出一把出来,给他们来个“天飞花”不是一起都制住了?”

  万飞琼咭的笑道:“老哥哥这是说的笑话。”

  “一点也不是笑话。”连三省正容道:“敝帮有两位老前辈,经常游戏风尘,就具有这等身手,据说昔年在关外就曾以一把富贵虫,打死了十三名无恶不作,杀人越货的土匪,事后有人发现,这十三名土匪致死之因,就是每人的死上,嵌了一只富贵虫。”

  万飞琼问道:“老哥哥,你说的贵帮这二位老前辈是谁?”

  连三省道:“就是敝帮上代护法长老笑面神丐游一夔和闭眼丐婆。”

  万飞琼问道:“这两位老前辈还在不在?”

  连三省道:“老哥哥还是三十年前见过他们二位老人家,据说他们隐迹深山,已经不问尘事,也有人说前几年在华川绝顶见过他们,也有人说在京师酒楼里见过,反正大家把二位老人家说得活灵活现,但究竟谁见到了,大家又说不出来了。”

  说到这里,随手拿起一把白底蓝花的瓷茶壶,在两个白瓷茶盅中,斟了茶,笑道:“咱们只顾说话,忘了给二位倒茶了,你们别看在化子窝里,这茶叶还是帮主从云南带来的真正的普洱茶,这两个茶盅也洗得很干净。”

  范子云道:“多谢老哥哥。”

  连三省目光从范子云脸上,掠到万飞琼的脸上,摸了十巴胡子,笑道:“看来小兄弟比小妹子老实多了。”

  万飞琼摆了下双肩,不依道:“老哥哥,你这话不公平,我几时不老实了?”

  连三省笑道:“你想想看,小兄弟到了这里,只进来的时候,叫我一声“老哥哥”这会说了声“多谢”一共才两句话,你呢,进来之后,说了多少话了?”

  万飞琼道:“那是我比较嘴快咯,哼,我是你小妹子,他是你小兄弟,应该一视同仁,你做老哥哥的若是偏心的话,以后看我还蒙起脸,帮你打架不?”

  “啊…”连三省双目光暴,望着万飞琼二人,呵呵笑道:“昨晚是你们救了老哥哥,你们怎不早说?”他拿起茶盅,一口喝干,接着问道:“小兄弟、小妹子,你们快告诉我,昨晚你们如何会知道老哥哥有难的?”

  他这句话,问得很技巧,如果直接问他们是什么人率领他们到鬼脸城去的,他们也许不肯说出来。如何知道老哥哥有难,问的只是本身的问题,但他们回答的话,却依然会是全盘的经过的。范子云、万飞琼两人来的时候,盛锦堂关照过他们,不可跟连三省提起昨晚之事,哪知万飞琼心直口快,一下吐出来了。

  万飞琼忙道:“老哥哥,你不要问了好不,昨晚的事,有一位老前辈告诉过我们,暂时还不能让你知道,我…我们不能说…”

  连三省大笑道:“好,好,老哥哥只要知道是你们就好了,你们不能说,老哥哥就不问好了。”

  突听门口有人朗的道:“连兄和谁在说话,这般有说有笑?”随着话声,从后面走进一个人来。

  这人是个瘦高个子,双鬓斑白,颧骨高耸,双目深邃,鼻隆而尖,脸上是皱纹,刻划出他是个十分世故的人。连三省慌忙起身招呼道:“柯兄来得正好,兄弟给你引见我新结的小兄弟、小妹子…”在他说话之时,范子云、万飞琼也随着站了起来。

  连三省首先一指来人,向两人道:“这位柯长泰柯长老,人称降龙丐,是敝帮的左长老,帮主的左右手,在江湖上,也是名列一高手之内,他的“降龙手”力能开碑…”

  柯长泰没待他说完,呵呵一笑,拦着他话头说道;“连兄说完了没有,当着这两位客人,你怎么尽是替兄弟吹嘘个没完,也不怕人家听了见笑,你还是快引见这两位如何称呼,才是道理。”

  范子云、万飞琼双双抱拳道:“久仰柯长老大名,今天总算偿了识荆之愿了。”

  连三省呵呵一笑道:“引见朋友,自该说得详细些才是。”接着指指两人,说道:“这是我的小兄弟范子云,是青衫客范大成范大侠的公子,这是小妹子万飞琼,黄山盟主的令嫒。”

  柯长泰连连含笑道:“幸会,幸会,二位家学渊源,武林新秀,不知连兄怎么和他们结识的?”

  连三省把自己坐的麻袋,分了一只给柯长泰,说道:“柯兄请坐。”顺手将自己茶盅里,倒了一盅茶,移到柯长泰面前。

  柯长泰接过茶盅,说了声:“谢了。”

  连三省笑着道:“兄弟和小兄弟打出来的情。”他把当和范子云动手的情形,大概说了一遍。

  柯长泰点头道:“好,好,连兄打出来了一个小兄弟,一个小妹子,几时在下也要和范少侠打上一架,也有小兄弟,小妹子了。”说罢,大笑不止。

  范子云听他笑声,突觉声音有些耳。就在此时,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了进来,人影一闪,奔入一个化子打扮的少年,神色败坏,急声叫道:“柯长老、连长老,不好了,家师…”范子云认得,他是丐帮帮主的门人凌江涛。

  柯长泰没待他说完,伸手一把抓住凌江涛的臂膊,急急问逗:“帮主怎么了?”

  凌江涛目中含着泪水,说道:“师傅他老人家刚才服药之后,病势有了变化,弟子特地来请二位长老过去看看的。”

  柯长泰惊异的道:“这怎么会呢?连兄,咱们快走。”

  连三省听说帮主病情突然有了变化,急急回头朝范子云、万飞琼道:“你们且请稍坐,老哥哥去去就来。”说完,急匆匆往外便走。

  柯长泰走在最前面,三人急步绕出迥廊,进入后进正殿,凌江涛抢在前面,伸手掀起了布帘,让二位长老入屋。这是山神庙中较为完好的一间,上首一张木榻上,直躺卧着一个面色苍白的老人,正是在江湖上叱咤风云,领导号称天下第一大帮丐帮帮主蔡传忠。

  这位一向刚毅正直的老人,如今居然被病魔纠得骨瘦如柴,双目深陷,躺在榻上,气息奄奄,几乎已入弥留状态。柯长泰、连三省急步趋近榻前,同声叫了声:“帮主。”

  凌江涛走到他师傅身边,在耳边轻声道:“师傅,柯长老、连长老来了。”蔡传忠缓缓睁开眼来,一双散漫无神的眼睛,望望榻前二人,张口要想说话,但却发不出声来。

  连三省看得心头一阵酸楚,忍着泪道:“帮主安心养息,帮中没有什么事情,你只管放心好了。”蔡传忠双目转动了下,依然想张口说话,但只是暗哑的从喉头发出“咯”“咯”之声,他似乎心头很急,口起伏,张口直是息。

  凌江涛急忙替师傅口,一面低声道:“师傅,你老人家有话憩一会再说吧。”

  柯长泰双眉紧蹙,回过头,低声道:“看来帮主只怕不中用了,他好像有遗言…”

  连三省道:“休息一会,也许会好转些。”

  柯长泰问道:“江涛,方才孟大夫开的方,帮主服了没有?”

  凌江涛道:“第一煎已经服了,第二煎也煎好了,药汁太烫了,还没服呢。”

  柯长泰攒着眉道:“孟大夫是金陵城中首屈一指的名医,帮主服了他的药,怎会病情加剧,反而暗不能言。”蔡传忠经徒儿口,气逆渐渐平复下来,他双目望着柯、连二位长老,依然想张口说话,只是苦于说不出话来。

  凌江涛在榻前茶几上,端起药碗,说道:“师傅,服了这一煎药,就会痊好的,弟子喂你老人家趁热服吧。”说着,用汤匙一匙一匙的喂着师傅服药。

  柯长泰道:“江涛,帮主服药之后,就得让他好好睡一会,不可惊动他。”

  凌江涛点头道:“弟子省得。”

  柯长泰回身道:“连兄,咱们不可打扰帮主了。”举步往房外走去。连三省心头十分沉重,跟在他身后跨出房门。

  柯长泰目光一抬,朝站在阶下的一名弟子叫道:“项世勇。”

  “唷。”那弟子答应一声,躬身施礼道:“柯长老有何吩咐?”

  柯长泰问道:“方才后殿可有人进来过?”

  项世勇道:“回长老,没有人进来过。”

  柯长泰又问道:“帮主的药,是谁煎的?”

  项世勇道:“是凌大哥亲自煎的。”原来凌江涛是蔡帮主的唯一门人,也是丐帮合法的帮主继承人,因此帮中弟兄,不论年岁大小,都称之为“大哥”

  柯长泰道:“孟大夫的药方,是谁去配的?”

  项世勇道:“也是凌大哥亲自到泰和堂去配的。”

  柯长泰目光转到阶上小炭炉的药罐,问道:“你一直站在这里,没有离开过?”

  项世勇道:“弟子派在这里当班,没有离开过。”

  “好。”柯长<彩虹剑> wWW.ifUXs.cOm
上一章   彩虹剑   下一章 ( → )
圣女修道院娇艳人生风流邪龙巨轮蓝天航空公司沉鱼落雁梦中的女孩采花贼鱼水谐超级名模
爱抚小说网为您免费提供花间浪子的小说彩虹剑未删节最新章节第十四章隐情难明,彩虹剑完整版在线阅读下载,页面无弹窗,喜欢就与你的朋友分享吧,爱抚小说网是彩虹剑免费阅读首选之站,彩虹剑无广告精心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