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抚小说网免费提供花间浪子的小说彩虹剑未删节最新章节
爱抚小说网
爱抚小说网 穿越小说 都市小说 科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历史小说 乡村小说 灵异小说 短篇文学 总裁小说 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校园小说 架空小说 网游小说 重生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同人小说 耽美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绣衣云鬓 娇艳人生 沉鱼落雁 狂风暴雨 茹母含新 风流记事 艳福不浅 岁月人生 极品流氓 朝夕承欢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爱抚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彩虹剑  作者:花间浪子 书号:12374  时间:2017/4/15  字数:25045 
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杀子之恨    下一章 ( → )
藤兜上的绳索被割断,绳兜自然往百丈悬崖跌落下来,藤兜里的两个人,自然也跟着跌落下来了。金萍一只左手,早已紧紧的拉着范子云,先前范子云只当她心里害怕才拉着自己的手,但等到藤兜上的绳索被割断,两人往下跌落,他才发现她拉住自己的手,却是为了救自己了。原来两人手拉着手,两个身子直坠到十四五丈光景,金萍忽然间停住了,范子云下落的人,也被金萍一把拉住。

  耳中只听金萍的声音急叫道:“范大哥,快抱住我,我才能腾得出手来呀。”

  范子云自分必死,这下居然能够死里逃生,没有往下跌落,心头一喜,这是千钧一发,为了争取时间,依言双臂一环,紧紧的抱住了金萍的纤,一颗头几乎就贴在她丰的双峰之间。金萍腾出左手,从出一柄匕首,扬腕朝石壁上去,她这柄匕首果然断金切玉,锋利非凡,一下就刺入石壁之中,这下两人总算在空中固定下来。

  金萍被他抱得紧紧的,几乎不过气来,这要换在平时,她被他这样抱着,早就羞得手软心跳,娇无力了。但此刻情形不同,她右手紧紧抡着一细如钓丝的长线,左手执着匕首,固定了悬空坠落下来的身子,才轻声道:“这石岩下面可以立足,你先下去。”

  范子云目能夜视,经她固定身子,就已看到自己两人停身之处的右方,虽是削壁,但却是一方突出的巨石,岩石下面,大概有丈许宽的石窟,就好像亭子一般,相距也不过数尺,这就双手一松,飘然跃落。

  金萍随着缓缓放线,然后轻轻一跃,落到石上,左手匕首往壁上一,把手中一圈细索,挂在匕首柄上,回过身来,举手掠掠鬓发,嫣然笑道:“范相公,方才惊险极了,你怕不怕?”

  范子云这才想起藤兜没被割断绳索之前,金萍就要自己抱住他,原来她早已有了准备。这就奇了,难道她未卜先知,早就知道邢夫人会割断藤兜绳索的么?唔,对了,这一定是邢夫人故意如此安排,要金萍舍身来救自己,又和自己死里逃生,一同被困在这削壁绝处,想利用金萍的恩情,用美人计来使自己投入太教。不然,金萍事先毫无准备,怎知这岩石下面可以歇脚?

  范子云愈想愈觉得自己料想不错,不觉冷冷一笑道:“在下没有听邢氏的话,杀了姑娘,姑娘总算也在紧要关头,救了在下,咱们之间,你没有欠我,我也没有欠你,你说对么?”

  金萍看他一副冷漠的模样,心头不一怔,望着他道:“范相公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呢?”

  范子云冷然一笑道:“金萍姑娘,你们玩的这一手,并不高明,在下不是三岁孩子,还会受你的骗么?”

  金萍怔怔的道:“小婢骗你什么来了?”

  范子云道:“难道这还不是邢氏设计好的,一面砍断绳索,又故意要你救了我,一同陷入绝地,好慢慢的劝我投效太教,在下在江湖上,这种骗人的把戏可看得多了,姑娘这条苦计,要想打动我,那是注定要失败的了。”

  “我使的是苦计?”金萍一双黑白分明的俏目,盯着他咭的笑出声来,说道:“范相公你在江湖上看得很多,你看到过小婢么?”这句话,她声音似乎有些变了,变得听来有些耳

  范子云不觉一怔,他一双朗目,也不自觉的注视在金萍的脸上,一眨不眨的看着她。金萍略现忸怩,说道:“干么这样看我?”

  范子云只觉声音越听越耳,只是想不起是谁来,口中说道:“奇怪,你说话的声音,好像是在下一个人。”

  “人?”金萍披披嘴,轻笑道:“范相公从前认识小婢?”

  范子云突然心中一动,认真的道:“你不是金萍姑娘。”

  金萍道:“小婢不是金萍,会是谁呢?”

  范子云道:“我只是有些感觉,你绝不是金萍姑娘,但我却说不出姑娘是谁来?”

  金萍披披嘴道:“也许我们是人,因为范相公认识的姑娘太多了,哪里还会想得起小婢来?”

  范子云一把抓住金萍的手,说道:“你究竟是谁,快说。”

  金萍轻轻挣脱他的手,背过身去,说道:“我明明是金萍咯,你如果认为我不是金萍,那你倒说说看,我会是谁呢?”

  现在,范子云可以确定她不是金萍了,但她说的声音,一会柔软得听来极,一会又冷冷的变成了金萍的口气,一时真摸不清她到底是谁?但现在,他也可以确定,这不是邢氏设下的美人苦计,她真的在干均一发之际,救了自己。

  金萍听他没有作声,忽然幽幽的道:“看来你真的记不得我了。”她举手掠掠长发,倏地转过身来。

  这下范子云看清楚了,心头不大喜,情不由己,双臂一圈,一把把她搂在怀里,欣喜的道:“你是叶玲,好哇,小妹子,你逗得我好苦。”她就是叶玲,不是金萍,她在这一瞬间,抹去了脸上的易容。

  叶玲脸上红馥馥的,任由他抱着,还轻轻的偎入他怀里,仰起脸,幽幽的道:“范大哥,你是不是真的把我忘了?

  范子云惊喜的抱着她,含笑道:“小妹子,我早应该想到是你了,我听四弟说过,你因祸得福,拜在闭眼婆婆的门下,四弟会使钓竿,可以把人钓起来,你自然也会了。”

  叶玲奇道:“你说的四弟是谁呢?”

  “哦。”范子云不觉失笑道:“四弟,就是你师妹商小雯咯,我们这次到老子山来,她改扮男装,叫她四弟叫惯了。”

  叶玲低低的道:“我问你,你是不是真的把我忘了,你还没有回答我呢。”

  范子云一手抚着她秀发,轻笑道:“你是我小妹子,我是你大哥,怎么会把你忘下呢。”

  叶玲娇躯扭了一下,说道:“我不要做你的妹子。”她没待范子云开口,接着道:“我愿意一辈子当你的书童…”

  范子云想起自己来的目的,赶紧笑道:“别说傻话了,说真的,咱们不能老待在这里,西高庙还有许多人中了剧毒,需要解药,要是等到天亮,他们一身功力都散尽下,那就不得了啦,我得赶紧把解药送去才好。”

  叶玲眨眨眼,问道:“你相信邢氏给你的解药么?”

  范子云道:“她说过这种解药,虽能解毒,但不能再和太教的人作对,这话似乎可信。”

  叶玲抿抿嘴,笑道:“她在解药之中,下了一种不能闻到他们配制的某一种香味,这话倒是没有骗你,但你拿到的,已经不是她配制的这种解药了。”

  范子云道:“是你调了包,那么解药呢?”

  “唔。”叶玲点头道:“她这种解药,还是不服的好,所以我把它丢到山涧里去了。”

  范子云急道:“但西高庙一干人,不能等到天亮,这解药虽然另有毒药,总比没有好。”

  叶玲道:“他们今晚下的毒,还有解药可解,她在解药中配进去的一种毒药,是无药可解的,所以我把它换包,她给你的这瓶解药,只是面粉做的,颜色大小和真的一样罢了。”

  范子云道:“那怎么办呢?”

  叶玲咭的笑道:“师傅要我来假扮金萍,已有好几天了,金萍是妖妇身边最信任的使女,难道我会白来么?”

  范子云听得大喜,忙道:“你快把解药给我。”

  “给你有什么用?”叶玲笑道:“你另有任务,送解药去的差事,已经用不着你了。”

  范子云道:“那是什么人送去了?”

  叶玲神秘一笑,道:“是黑衣老妇谢大娘的老伴送去的,而且是真正的解药,没有渗入任何毒药的解药。”

  范子云一怔道:“那谢大娘也是我们的人么?”

  叶玲道:“她是我师傅。”

  范子云道:“你说她就是老子山的副总管,她怎么会…”

  “你这人…”叶玲白了他一眼,说道:“我可以扮金萍,难道师傅就不能改扮谢大娘么?”

  “哦。”范子云喜道:“你说解药是游老人家送去的?”

  “谁说不是?”叶玲道:“邢氏收藏解药之处,只有金萍知道,我把真的解药偷出来了,把假的放在原处,这样她就不会起疑心,但这妖妇果然厉害,我的行径,还是被她看出来了。”

  范子云道:“闭眼婆婆也来了三天了么?”

  “不,师傅晚上才赶来的。”叶玲接着道:“因为我不敢太早把解药取出来,为的是怕邢氏发觉,等师傅来了,才偷偷的交给师傅。”

  范子云道:“你说我另有任务,那要做什么?”

  叶玲道:“夏堡主和各大门派的人,从黄山回来,太教早有内线,但他们却故意装作不知…”

  “内线?”范子云又是一怔,说道:“你是说咱们的人中间,有细了?”

  “唔。”叶玲道:“这人还在西高庙呢?”

  范子云吃惊道:“是谁?”

  叶玲道:“我听师公说,这人在太教的身份很高,但不知道他是谁,我问过师傅,她老人家不肯说。”

  范子云道:“后来呢?”

  叶玲道:“夏堡主一行人,到了这里,吃过中饭的时候,就全体中了毒…”

  范子云道:“夏伯伯等人一点也没有防范么?”

  叶玲道:“太教善于使毒,毒也没下在酒菜里。”

  范子云道:“那是下在茶水里了?”

  叶玲笑道:“下在茶水里,和下在酒莱里不是一样么?太教使毒的手法,哪会这么低劣?”

  范子云道:“那么下在哪里?”

  叶玲笑接道:“下在面巾里,等大家吃毕午餐,使女们送上热巾,就出了问题,大家全被了过去。”

  范子云急着问道:“后来怎么了呢?”

  叶玲道:“后来就被送到对面的石窟中来了。”她口气微顿,接道:“这处石窟,只有你方才来的一条出路,从右边石窟到左边石窟去,只能用藤兜悬空渡过去,而且一次最多只能渡四个人,夏堡主等人,又被灌下“散功散”武功全失,自然翅难飞,何况守右边石窟的谢大娘,又是太教中邢氏姐妹的死,武功极高,除了师傅她老人家亲自前来,化装成谢大娘,实在不能把大家救出去。”

  范子云道:“但这些人中全中了“散功散”么?”

  叶玲嗤的笑道:“我是做什么来的,西高庙的人,中了“七毒散”都已经把解药送去了,这里的人,中的只是散功毒一种毒药,还会不到解药么?”

  范子云道:“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呢?”

  叶玲看了他一眼,娇笑道:“依你说呢?”

  范子云道:“好妹子,你干脆说出来吧,咱们时间宝贵,别耽误了事情。”

  “误不了事。”叶玲嫣然一笑道:“好吧,我就告诉大哥吧。”

  范子云笑道:“这才是好妹子。”

  叶玲又慢慢的偎了过去,肩膀斜斜的靠着他脯,说道:“事情是这样,师公把解药送去,再等大家经过一阵调息行功,恢复体力,再从西高庙赶到这里,差不多已是明天中午的事了,从现在到明天中午,你说还有多少时间?”她小鸟依人一般,偎依在他身边。

  范子云也情不自一手搭在她肩上,半搂着她,问道:“那么我们这边呢?”

  “你听我说呢。”叶玲抬起头,整理了秀发,仰着脸道:“我们这边一件事,就是先上养心山房去。”不待范子云发问,补充着道:“养心山房,就是右边那座石窟了。”她在说话之时,一个人挨着他偎得紧紧的。

  范子云只觉她仰了脸说话,闻到她沁人的口脂幽香,不觉心头一,口中低低的道:“我知道。”他心头一阵狂跳,脸上发热,一颗头缓缓的低了下去。

  叶玲仰着脸,并没躲开去,她接受他两片炽热的嘴,她虽然羞涩畏缩,但她也充了喜悦。这是她盼望的,她心甘情愿接受他的一切,因此她很大胆的轻轻把舌头送过去。两颗心跳跃的速度愈来愈急迫,需求也随着急迫了,范子云两只手,有了积极的活动,她没有峻拒,委婉的承受了一切。

  不到片刻功夫,叶玲已经一丝不挂地仰躺在铺在地上的衣服上,一身雪白的,丰房,圆美的,下面是美妙的小。两片,紧紧的夹住雪白的大腿间,芳草萋萋,人极了。叶玲的身体慢慢凑过去,双手抱住他的颈部,一额红送到他的边。他们忘情地吻着吻着,吻了一遍又一遍,像一对贪心的孩子,舍不得放弃甜美的果实。

  叶玲秀目徵张,粉脸上升起了一片羞红,似笑还羞,那种人的姿态,挑逗着范子云火如帜。范子云一面热烈的拥吻着叶玲的嘴,一面两手摸着她那团软绵炙热的丰。她觉得他那两片嘴有不可说的魔力,不知不觉地一条柔软而灵活的香舌,也丁香暗渡,伸进了对方的口中。

  在爱抚和调情之中,她娇嘘嘘,媚眼中放出强烈的焰,她把他紧紧地抱着不放。范子云见她已情大动,不忍再她,同时自己也觉得不能再忍,迅速地剥下所有的衣股,壮的宝贝,朝着润的桃源口,用力一股向下一落“滋”的一声,整火辣辣的宝贝直抵花心深处。

  叶玲嘘了口气,哼说:“啊…好大…好硬…顶得好…好舒服…好美…快…快…喔…好舒服…啊…啊…”叶玲银牙紧咬的呻:“啊…啊…好…好狠…顶…顶得…这样急…啊…好热…啊…好大…好硬…噢…喔…吧…啊啊…”范子云看着叶玲被挑起情后,娈得这样中那股火烧得更烈、更强。他将宝贝更用力的,双手且狠狠地抚那高耸的房。

  “啊…啊…喔…喔…美…美…大哥…你…死小了…啊…用力…啊…用力…对…对,就是…那里…啊…死了…啊…用劲深些…再…深一些…喔…”叶玲不断的发出叫,那柔软的身,不住的扭摇。

  “噢…噢…美…美死了…啊…啊…大宝贝…得…好舒服…啊…啊…哎呀…死了…”两片,一一吐的极力合大宝贝的上下移动。一双玉手,不断地在范子云的前和背后抓。这又是一种刺,使他更用力的得又快、又狠。

  叶玲她的叫声更大:“啊噢…啊…好哥哥…好…麻…大宝贝…干得小妹…好…舒服…”宝贝直撞花心,使得道肌一阵阵的收缩。

  “啊…啊…撞到…花…心了…啊…好…好…真好…啊…噢…再来…用力…好美…好…我…我要…我要死了…啊…啊…”受到连续的攻击,已被干得酥麻,宝贝狠起狠落,每一下都发出“啾”、“啾”的声音。

  “啊…啊…磨…磨得好…好舒服…大哥…你太厉害了…啊…啊…大宝贝…干死人…干啊…死人了…啊…”范子云把中的宝贝,藉着力旋转了又旋转,一边着<彩虹剑> Www.IfuxS.CoM
上一章   彩虹剑   下一章 ( → )
圣女修道院娇艳人生风流邪龙巨轮蓝天航空公司沉鱼落雁梦中的女孩采花贼鱼水谐超级名模
爱抚小说网为您免费提供花间浪子的小说彩虹剑未删节最新章节第三十九章杀子之恨,彩虹剑完整版在线阅读下载,页面无弹窗,喜欢就与你的朋友分享吧,爱抚小说网是彩虹剑免费阅读首选之站,彩虹剑无广告精心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