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抚小说网免费提供川端康成的小说少女开眼未删节最新章节
爱抚小说网
爱抚小说网 穿越小说 都市小说 科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历史小说 乡村小说 灵异小说 短篇文学 总裁小说 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校园小说 架空小说 网游小说 重生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同人小说 耽美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绣衣云鬓 娇艳人生 沉鱼落雁 狂风暴雨 茹母含新 风流记事 艳福不浅 岁月人生 极品流氓 朝夕承欢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爱抚小说网 > 经典名著 > 少女开眼  作者:川端康成 书号:44326  时间:2017/11/24  字数:12552 
上一章   鲜活的小鸟    下一章 ( → )


  非但阿岛对正的父亲采取了那种会面方式,而且,甚至礼子也要他设身处地为初枝着想,因此,正遭到了父亲的严厉训斥。

  父亲的愤怒异常疯狂。其中包含着不能单单认为是儿子恋爱,仿佛是自己的愿望遭到践踏,过去的罪过被揭似的狼狈。

  看上去他突然衰老,在旁人眼中甚感可怜。

  骂礼子的话语中也充了刻骨憎恨。

  毕竟未口说出礼子是阿岛之女,但礼子已经对其冷冰冰的态度感到骨悚然。她已变得十分意气用事。

  姐姐房子见父亲然大怒,如同往常一样,笑着说:

  “爸爸您也太死心眼了。礼子那不合拍的正义感,也许以为是那姑娘对母亲表示孝顺,如果她提出只要不答应正结婚,自己就不结婚的无理要求,不如将计就计,痛痛快快地答应下来。礼子这孩子表面上显得很聪明,心里却没什么主见。因此,她与伯爵的婚礼若能早举行,反而有好处。正他结婚,反正要等到大学毕业之后。是三四年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将来会怎么样呢…”

  对这种极平常的主意,子爵心里也觉得的确有理,可他却又说:

  “不过,礼子是那个女人的女儿,而且还对我讲那种话,你想想看,哪能对谎言也轻易点头?”

  “嗳,爸爸。礼子会认真地考虑那种事吗?”

  正离开大学宿舍回到家。

  较之父亲的愤怒,他更不忍心看到的是母亲忧心忡忡的样子。

  虽一开始就有那种心理准备,可实际上障碍一挡在面前,思念初枝的纯情就反倒憋得愈发难受,然而,却不能下定决心踏上不顾一切地向前迈进的道路。

  随着为初枝感到良心受谴责之痛苦的加剧,空想也就变得愈发美妙。

  当从礼子口中得知初枝独自一人来到有田家时,首先也是自己的懦弱受到了责备。他怀着对初枝祈祷般的心情谢罪。

  “哎,怎能让那样的姑娘独自出门。”

  他对自己的窝囊感到懊悔。

  起初正以为:由于初枝也懂得两人的恋爱靠不住,无法静心等待才突然跑出来的。

  正为初枝的痴情所感动,对身为男人的自己深感羞愧。

  然而,连做梦也没想过已紧紧拴在一起的两人竟会分离。

  他现在还是那个仍身着高中旧制服去见初枝的正。照理已该穿上大学新制服让她看一看,却感到不好意思。

  连对礼子也无法坦率地说出“我去见初枝”这句话,便悄悄地溜出家门。

  跟初枝一见面,看到的是她皮肤干巴巴的,在向处几乎要倒下。初枝那身躯的空壳里,只剩下一种莫名其妙的胆怯。

  “怎么会这样痛苦呢?”

  心想那是由于无法承受对恋爱的担心。

  他垂下头,嘴里却讲出了见外的话。

  这样,初枝的反应是毫无喜悦的过分冷淡。

  二

  正对爱情的良心就如今的初枝而言,早已成为无缘的独角戏。

  初枝从躯体深处痛苦地涌上来的是一种盲目的难受。

  正认为自己给初枝播下痛苦的种子,这固然不错,在初枝看来,有正在这里才是痛苦。她只想逃避开。

  犹如被一种无法抗拒的魔力所惑,她忽然跑了出来,可与他并肩而行却只能觉得痛苦,仿佛感到只有在某个遥远的地方,两人才能真正地互相挨着。那是隐隐约约的可悲的惟一依靠。

  “让你一个人受苦,对不起。”

  在树的长凳上,正想要握住初枝的手,初枝惊愕地躲开身子。

  正诧异地环顾四周。

  “很安静吧,在市内竟有这样的地方,真令人惊奇。”

  昔日庭院的景致一如往昔,树木茂密。

  在深处的德川将军庙里筑巢的鸟儿,展开白色的翅膀正在飞翔,简直令人难以置信,这里竟无行人踪迹。

  四周一片静谧,主楼施工的声音也渗入了郁郁葱葱的绿叶之中。

  “能见到你太好啦。只要能见面…”

  说着正拥抱初枝肩膀,初枝又一次躲开身子。

  而且,她哭了起来。

  可是,好像害怕什么似的,突然又止住哭泣。

  正心里有些纳闷,问:

  “到底怎么了?”

  “我,已经…”

  初枝嗓子哽咽。

  “我,已经和…”

  无论如何,后面的话也讲不出口。

  “让我回去,我要去遥远的地方。”

  “对。真想一起去远方。”

  “不对,您今天来干什么的?”

  初枝突然顶撞他。

  正吓了一跳。

  “什么来干什么的?来见你,怎么说来干什么的?一离开你身边,我不是只想见到你吗?”

  初枝好像连那话也没听见,面无表情地说:

  “一切都不行了。我已经…都变成了这模样啦。”

  这是一种不让正接近的执拗的声音。

  正感到有点出乎意料。

  感到在初枝身上出现了异变。

  接着,正就像要战胜自己的不安,突然用烈的口吻说道:

  “你什么也没变,哪里都没变。不是就这样活生生地坐在这里吗?”

  于是,初枝这个有棱有角的活人,深深地震撼了他的心灵。

  “怎么会变!你不就这样坐在我眼前吗?”

  “不。”

  初枝摇头。

  “已经不在,确实不在了。”

  “什么,你瞧!”

  说着,正猛扑上去,抱住她。

  “这是什么?你的身体,是我的人,你瞧,在这里…”

  三

  接着,正仿佛要确认初枝的存在,使劲儿摇晃她。

  “这不是你吗?”

  “不一样,已经,不一样了。”

  初枝摇头否定。

  “什么地方,怎么不一样?”

  然而,当他一接触到初枝的脖子,冷汗沾了他的胳膊。

  初枝浑身发抖,她猛地拨拉掉正的手。

  “请您,什么也不要再说…”

  “我什么话也不说。不管你发生什么事,什么都不说,可是,一见到你,简直就像是我让你受苦似的。”

  “嗯。”初枝点点头,抓住长凳靠背泣。

  “对不起。”

  正感到初枝已完全关闭了自己身体的所有窗口。

  自己的心灵无法与她相通。

  “你到底是因为悲伤而哭还是因为厌恶我而哭,不懂啊。”

  正焦躁不安。

  初枝悲伤得心痛如绞,深处尚有显然冷静的地方,正的声音传到那里也犹如与己无关。

  初枝感到奇怪:自己已说到那种程度,可为何正还不明白。

  她忽然意识到也许是为安慰自己,他才故意佯装不知,这样一来,她觉得自己实在太卑鄙,不能再沉默了。

  “我…不能再见您。只想单独呆一会儿。”

  “你变心了?”

  “嗯。”“那,来干什么的?独自跑到东京。”

  “不知道。逃出来的。”

  “逃出来?是妈妈叫你跟我断的吧。”

  “不,矢岛先生…”

  “矢岛先生?矢岛他怎么了?”

  “他来过。”

  初枝发出了刺耳的哭声。

  正仿佛突然遭到抛弃,面色苍白。

  令人无法置信。

  正做梦也未想到过,除了自己之外还有别的男人会把初枝视为女人。他甚至是那样粗心大意,只在心里爱她。

  在自己几乎要消失的一瞬间,出于强烈的愤慨,他突然猛揍初枝。

  初枝如同一块布软弱无力地倒在长凳前面。

  哭声也倏忽停止。

  正目瞪口呆。

  缓过劲儿来一想,自己只不过口头上承诺同初枝结婚,置她于长野不管不问,自己又为她干了些什么呢?

  难道不是让初枝独自受苦吗?

  倘若没有跟自己的关系,姑娘也就不会有视她为女人的男人。

  “啊,完蛋了!”

  他后悔不迭。

  初次接吻时,从温室逃出来摔倒在地的初枝也是这副模样。

  四

  初枝脸朝下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闻到了春天泥土的芳香,她眯着眼睛,只见长凳下面开着青苔花。这是多么小巧的花啊。

  被正一揍,郁积在心中的痛苦大概找到了发的机会,以女人特有的一种羞心,猛地想要统统发出来。

  一知道他已完全失望后,她的心情便平静下来。

  她觉得自己太卑鄙,而另一方面正却很高洁。对现在的初枝来说这是一种安慰。

  “什么事也没有,是我不好。”

  过了一会儿,正这样嘟哝。

  好像确实什么事也没有。

  在鲜花盛开的风和丽的大白天,一点也找不到初枝已变得那样的实际感受。

  由于无法捉摸的失望,年轻的心尽在徒劳地跳动。

  “什么事也没有,什么事也没有。”

  正对自己自言自语。

  除了安慰初枝,现已别无他策。

  “是你妈妈不好吧。”

  初枝惊愕地抬起头。

  “妈妈?跟妈妈没关系。”

  “可是,你妈妈不在你身边吗?”

  “妈妈她什么也不知道。她很痛苦。”

  “你才痛苦呢。再也不要回长野去了。初枝,你单独能住公寓这种地方吗?待会儿我去见礼子,跟她商量商量。”

  说着说着,正中又燃起新的怒火。

  初枝受过矢岛伯爵的侮辱,可怎能又让初枝和自己一起去见自己的妹妹呢?

  一想起受屈辱,见初枝身体并无特别变化的迹象,这样躺在自己的眼前,不产生一种莫名的憎恶。

  “你准备趴到什么时候!不成体统。”

  初枝吓得一哆嗦爬起来朝对面站着。

  “小姐?”

  初枝低声音呼唤。

  “就是死也不能再去见小姐!”

  “可是,因为礼子与矢岛有过婚约,所以我要跟她讲,你别吱声。如果礼子嫁给他的话,这种…”

  正声音发颤。

  “啊!”初枝几乎要摔倒,拼命叫喊:

  “小姐她…小姐她…”

  “不,别为那种事发火。婚事这样一来也就告吹了。那反而对礼子有好处,礼子很喜欢你,就像喜欢妹妹似的。”

  “小姐是我姐姐。”

  初枝眼前发黑。

  “对啊,你们两个人难道不能变成真正的姐妹那样吗?”

  “不。是我真正的姐姐。”

  “所以嘛…”

  “不对。小姐她是我妈妈生的孩子。”

  “唔?”

  正目瞪口呆。

  五

  从树木中间的长凳上往博物馆大门方向眺望的朝子,无意中转身朝美术馆方向一望,吃惊得几乎要站起来。

  和一个男人一起从那正面大门走下来的好像是礼子。

  朝子从长凳上起身走过去。

  朝子是第一次看到礼子身穿和服盛装,远远望去一眼就认出来是她。

  从台阶中间笔直走下来那得意洋洋的派头像她,最富特色的还是她向男人微微颔首时,肩部以上的动作。

  礼子像是在跟同行者告别。

  “在回家途中想不想顺便去我们家。”

  朝子想起是锁了家门出来的。

  那男人好像让车在等,他强迫礼子与自己同行。

  朝子既然已走出树下,来到草坪中间的路上,无论如何已无法再躲避。

  礼子一看清是朝子,便突然离开男人身旁。

  朝子加快脚步上前去。

  “怎么看都觉得像您。虽然您身穿和服,还是第一次看见…”

  礼子回头瞅了一眼自己的身姿,忽然随便问了一句:

  “初枝呢?”

  “嗯。”朝子吐吐地说。

  “什么呀?说请暂时不要去打扰她,你哥哥说的,因此我才没去看她的。”

  “嗯。”礼子突然改变语调说:

  “那一位就是矢岛。刚才在里面见到的。一位朋友的哥哥在展出旅欧作品,应朋友之邀我来看展出的,说矢岛是他在伦敦的老相识。”

  礼子心想,朝子肯定会从有田那里听说填有关伯爵的事,便笑着对她说:

  “我的朋友见我被矢岛逮住,她便逃跑了。就那样想来欺辱我哟。”

  然而,有田未曾对妹妹谈起过礼子的婚事,所以朝子听不太明白,却也清楚礼子是在为自己跟这个男人呆在一起而辩解,便说:

  “对不起。关于初枝的事想跟您商量商量,能否空儿来我家一趟?”

  “好的,我正准备过一会儿去看看呢。”

  朝子正在为是否把正来了的事毫不隐瞒地说出来而犹豫不决。

  “作为我来说,对初枝能住在我们那里,感到很高兴,但是,听说在这以前,您曾对我哥说过请把她交给你管。”

  “曾想教她各种知识,是个可爱的人吧。”

  “是的。长野的她妈妈来了一封信,说要来接她回去,不知怎么回事?”

  “是我哥哥的恋人呀。您听说过?”

  受到礼子坦率的话语的感染,朝子也大胆地说:

  “其实,您哥哥刚才来了。”

  “哦?”“可是,他俩的神情都不对头。十分担心就跟到了这里。”

  “现在到哪儿<少女开眼> Www.IFuxS.CoM
上一章   少女开眼   下一章 ( → )
河边小镇的故少女的港湾青舂追忆美好的旅行花的日记山之音伊豆的舞女十字军骑士白鲸马丁·伊登
爱抚小说网为您免费提供川端康成的小说少女开眼未删节最新章节鲜活的小鸟,少女开眼完整版在线阅读下载,页面无弹窗,喜欢就与你的朋友分享吧,爱抚小说网是少女开眼免费阅读首选之站,少女开眼无广告精心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