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抚小说网免费提供千寻的小说纸雕闺秀未删节最新章节
爱抚小说网
爱抚小说网 穿越小说 都市小说 科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历史小说 乡村小说 灵异小说 短篇文学 总裁小说 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校园小说 架空小说 网游小说 重生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同人小说 耽美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绣衣云鬓 娇艳人生 沉鱼落雁 狂风暴雨 茹母含新 风流记事 艳福不浅 岁月人生 极品流氓 朝夕承欢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爱抚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纸雕闺秀  作者:千寻 书号:45475  时间:2018/1/18  字数:4584 
上一章   第十一章    下一章 ( → )
马车消失在路的那头后,娟娟仰头对高大的宋怀丰说:“你有事要办的话,去忙吧,不必陪我了,我可以自己回幼稚园。”

  现在口袋有钱,雇辆马车不是难事。

  “你不是要请我吃饭吗?”

  “有吗?”她认真想半天,才勉强想起来,对啦,她把人家惹时,说了句:走,姊姊请吃饭。

  “你打算说话不算话?”

  “没、没,要到哪家吃,你决定。”

  “嗯。”他背着手走在前头,娟娟跟在后面,想了想,想到有意思的话题,追到他身边说:“那个萱儿姑娘美的。”

  “哦?哪里美?”

  “丹凤眼能勾人心,红菱教人倾心,娇柔纤弱的身形,楚楚可怜到不行。”

  小白花就是长这模样,让人想替她挡风遮雨。

  “那样的长相是女子普遍喜欢的?”宋怀丰反问。

  “当然,要不是长相天生,谁都想有她那样一张脸。难道男人看女人的眼光不一样?”

  “嗯。”他顺口回答。

  “所以男人喜欢的长相是什么样儿的?”她脸八卦望向他。

  宋怀丰停下脚步,猛地转身,眉开眼笑,嘴角也不客气地往上扬。“想知道?”

  “想!”她用力点头,点得颈椎压力大增。

  “男人喜欢的是…像你这样的。”

  啊?娟娟发傻,她居然是这个时代的郭雪芙?不会吧!穿越还有这等福利?

  但当她发现他嘴角的诡谲笑意时,知道他耍着自己玩儿呢,娟娟微微一笑,拨了拨头发装媚,说道:“长成这模样,我也是千百个不愿意,宋大人就别太喜欢我了,奴婢很为难呢。”

  “有什么好为难的?”看着她装模作样的款儿,他乐得心花朵朵开。

  “就怕平行侠仗义、为朋友两肋刀的宋二爷,争风吃醋,为奴婢朋友两刀,那…奴婢岂不是太罪过?”

  他顿时仰头大笑,有趣、太有趣了!这样的女人,就算真喜欢上了,应该没有关系吧!

  一个假改变了两人的关系。

  娟娟对宋怀丰撇开微微的敌意,因为他确实帮助她很多,因为他性格温和、为人亲切,和他谈话不无聊,也因为他很聪明,娟娟无法忍受Boring又自认幽默的男人。

  宋怀丰自认为已经与娟娟建立起无敌友情,并且相信有蕥儿当润滑剂,两人的感情会突飞猛进。

  同样的一段经验,两人却有不同的感觉,无妨,男人和女人对感情的看法始终不一样。

  不过宋怀丰说话不算话,都讲要报恩不报仇了,却还是老往幼稚园跑,害得娟娟的人际关系永远停滞不前。

  有点埋怨,但好处也不是没有,至少他确实替她张罗不少好纸,让她在闲暇之余有事可做。

  她做了套十二肖卡片,卡片打开,左边一只奔驰的小马跳出来,右边镌刻一个马字,小朋友可以摸着凸出来的“马”字,学习笔划顺序。

  这一组教具做出来的时候,不等蕥儿发邀请函,关关就让阿草把她给接回家里,两个人关起门来聊上大半天,又聊出几套教具。

  蕥儿闻风而来,娟娟大方刻了几组对称图案,类似LV标准包那种花交给蕥儿,乍看那个花,关关眼光闪过若有所思的光芒,半响才建议用那些图案做为即将推出的新款包,蕥儿如获至宝、追着娟娟喊师父。

  几天后,宋怀丰帮忙把娟娟订制的纸雕工具送进幼稚园里,而蕹儿正式向娟娟拜师学艺。

  一个月三次,蕥儿到幼稚园上一堂课,有许多同学看见她们上课情形,对娟娟的手艺很感兴趣,但面子拉不下来,谁会向情敌拜师?

  而图画书的印制成,关关的看重,宋怀丰的拜访,再加上蕥儿这个新入门的徒弟,娟娟风头太盛,惹红一干人等的眼,庸才不遭妒,遭妒非庸才,她只能带着阿Q精神,笑看同侪的不友善。

  但今晚洗过澡回到屋里,娟娟发现自己被翻得一团的柜子,傻眼!

  这是怎么回事?纸雕工具成一团,作品被毁,连新的绘本都被撕成碎片,丢在地上。

  那是她将近半个月以来的心血,再不久,她们就要去云湖商业区的幼教社实习,到时候会更忙,她急着把手边的稿件完成,没想到、没想到…看着碎得七八糟的作品,心在滴血。

  对她而言,这些作品代表的,除了银子以外还是心血结晶呐,她们怎么可以这样…她决定不再姑息。

  阿Q被拦砍了,她猛然抬头,望向坐在一旁、低声说笑的几个女子。

  她们是室友李玉、陈香、董芳、岳珍以及领头的赵灵秋。

  娟娟很清楚赵灵秋痛恨自己,她对宋怀丰的感情有多深、对自己的恨就有多深,可这种事她能控制吗?恨她有什么用?有本事去爬宋怀丰的,把幻想造就成事实啊,难不成消灭涂娟娟,宋怀丰就会将就赵灵秋?全世界又不是只有两个女人!

  这些天,赵灵秋到处传播谣言,娟娟懒得理会,但眼下不让她发,她会活活憋死。

  大步向前,她抓起破碎的作品走到她们跟前,寒声问:“说!是谁做的!”

  赵灵秋耸耸肩,眨着长长的黑睫,脸上笑得像朵花儿,回答:“这种事怎么能问我们?我们和你一样,才刚刚回屋啊。”

  “不是你们吗?”她的音调从赤道飙进北极圈。

  当然是她们,她们趁着中午吃饭时溜回来的,但既然涂娟娟无凭无据,她们干么低头招认摆实诚啊?

  “你说呢?”

  赵灵秋抬高下巴,一副就算是我,你又能怎样的得意表情。

  “我说,就是你们。”娟娟咬牙切齿,赵灵秋的容貌再美,这会儿看进她眼里,都和恶鬼罗刹同一等级。

  “是吗?证据呢?总得有凭有据才能诬赖别人吧。”她笑着捻起一块掉在铺上的碎纸笑道:“好好的一个女人,成天摆那些刀刀剪剪不知道做什么?不会是家学渊源吧,涂娟娟,你爹是杀猪的吗?”

  深气,她们说得对,没有证据,她的确拿对方没奈何,难怪人家可以有恃无恐。

  出一个森森的笑,娟娟低嗓门再带点气音,一股寒意朝她们扑去。

  娟娟说:“你猜对了,确实是家学渊源,你们知道有一个国家叫做埃及吗?”

  她转身,从地上拾起用来纹的勾子,在众女眼前晃动,然后指向她们的鼻翼。“猜猜,他们是怎么保存尸体的?很简单,得先用一把长勾子从尸体的鼻孔探进去,勾出脑子,用刀切开腹部掏出内脏,再入药草并用布将全身裹起,这可是门技术活,而我家正是做这行的,我六岁就在死人堆中打滚。”

  她一面讲解、一面做出动作,表情生动、举止熟练,看起来就像个处理尸体的老手,她满意地望着众女的惨白神色,看着有胆作恶、没胆承认的她们,汗水一颗颗从额头冒出、坠下,心中微微解气。

  “自十二岁起,我身旁的婢女常莫名死去,且肚破肠、死状凄惨,因为我有个治不好的病,只要有人给我气受,半夜我就无意识将他们当尸体切。

  “后来爹爹犯了事儿,男人被罚充军,女眷卖为奴婢,我和大家一样被卖到这里,我还暗地庆幸呢,这么久都没发病了,也许病情已经不知不觉中痊愈。可是受这个委屈…”娟娟的眼珠子向她们扫了扫,叹口气道:“今儿个,还是麻烦各位姊姊妹妹睡觉时警醒点,万一我发病…你们知道的,脑浆从鼻孔勾出来的模样壮烈的…”

  李玉忍受不住了,惊声尖叫,她放声大哭道:“我要去告诉前辈,我不要跟你住在一块儿。”

  娟娟摊了摊手,一副悉听尊便的模样,不过李玉还没走到门边,就听见娟娟凉凉的声音道:“再过几天就要实习,听前辈说,要淘汰掉一些不合格的,这时候还是别闹事的好,尤其是那些平时成绩就不怎样的。”

  她暗指接连几次教具设计、图画书制作和纸卷考试都敬陪末座的几人。

  陈香跳起来指着她大喊:“我们才不是闹事,是你有病,我们要是被你杀死怎么办?”

  “好端端的,我没事干么杀你们?”娟娟无辜得很欠修理。

  “你有病,你会掏人家的脑子!”赵灵秋指着她怒道。

  “你亲眼看见的吗?有这回事哦?谁的脑子被掏了?这种没凭没据的事儿,可千万别胡说呀。”娟娟笑容可掬回答道。

  她不就是吃亏在“没凭没据”?同样的亏,身为好室友,她们也得尝个味儿。

  “话是你自己说的。”子冲动的董芳,不相信有人会用这样可怕的话来诬蔑自己,女人的名誉比什么都重要,万一谣言传出去,她这辈子就毁了,所以这件事绝对是真的。“你有病,受到委屈就会半夜发病,起来杀人。”

  “也是啊…不过,我哪有受什么委屈?”

  “我们把你的东西给撕了…”话说一半,董芳猛然撝住嘴巴,抬眼望见娟娟得意的表情,那一刻,一旁的赵灵秋真想撕烂她的嘴。

  她们想起前辈的话,前辈说,实习之前有些不合格的幼教专员会被淘汰。

  如果被淘汰她们会被卖到哪里?这里吃的好、主子又不打骂下人,后生意做得好,还可以分红赚银子,替自己赎身,如果被发卖出去…

  几个人急急辩驳:“是董芳撕的,全是她一个人做下的龌龊事儿。”

  董芳见平里的好友竟在这个时候背叛自己,心头一急,怒声大骂:“你们一个个都有分,岳珍用刀子把画给割成条,赵灵秋把图画书撕碎,一面撕还一面破口怒骂主子,说她没脑袋、竟然会看上这种东西…”

  董芳出卖得顺口极了,她越讲越多,连之前她们散播谣言,说娟娟勾引宋怀丰、说她半夜爬墙幽会,还说她和育才幼教社的掌柜有一腿…所有的事全说了。

  娟娟越听越乐,原来她还真是这个时代的郭雪芙,连车夫都对她有意思。

  她拍拍手,阻止众人的吵闹。

  “很好,既然你们自己承认了,给两条路选,第一,写下借据,你们一人签五十两银子,就当支付我的损失。第二,我们直接把这件事闹到前辈跟前去,我是不怕闹事的,主子已经说过,我太有天分、定是要将我给留下来,至于你们…”

  她慢慢摇头,笑得让人头皮发麻。

  赵灵秋等人当然选择前者,要是被留下来,就能赚到足够的银子还债,如果被淘汰,难不成涂娟娟还有本事找到被发卖的她们、她们还钱?这欠债自然不了了之。

  相反的,倘若此事闹到前辈跟前,主子是看重涂娟娟的,她们怕是连一丝留下来的机会都没有。

  在为了不让娟娟“太委屈”以至于“发病”的状况下,每个人垂头丧气地签下五十两借据,但即便如此,她们还是不敢放心睡大觉,于是接连几天,她们顶着一双熊猫眼上课去。

  试问:精神不济还能争取到好成绩?

  不管怎样,接下来娟娟再也没有被修理,更甚者,在赵灵秋等人的“热情拥抱”之后,娟娟的人际关系渐有改善。  WwW.IfUxs.cOm
上一章   纸雕闺秀   下一章 ( → )
绣色可凄花灯西施爷儿坏心眼养凄好忙神医好苦皇夫好累丫头富贵命明朝王爷赖上明朝王爷赖上在家从凄
爱抚小说网为您免费提供千寻的小说纸雕闺秀未删节最新章节第十一章,纸雕闺秀完整版在线阅读下载,页面无弹窗,喜欢就与你的朋友分享吧,爱抚小说网是纸雕闺秀免费阅读首选之站,纸雕闺秀无广告精心整理。